金沙4166am官网登录 1

中国大洋钻探20年学术研讨会在京召开,年度论坛和钻探船平台管理委员会会议

2019年5月6日至9日,国际大洋发现计划(IODP)年度论坛和“决心号”钻探船平台管理委员会(JRFB)会议在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市举行。来自各成员国的科学管理机构、执行机构、资助机构和科学家代表共60余人出席了会议。21世纪中心海洋处等相关同志参加了本次会议。
IODP年度论坛以2023后大洋钻探科学计划为主题,组织各方尤其是科学家代表进行了深入研讨和交流,并创新性地提出了新时期的气候变化、灾害、深部生物圈、地球联系、地球动力学等多个主题下139个前沿科学问题,为下一步科学计划的制定奠定了基础。
JRFB会议对IODP
《2013-2023年科学计划》的前5年执行情况进行了回顾和评估;听取了IODP科学支撑办公室最新工作进展报告,以及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、美国“决心号”科学执行机构(JRSO)、日本“地球号”IODP委员会(CIB)、欧洲大洋钻探研究联盟(ECORD)、澳新联盟、中国、韩国等国家及机构关于各方工作进展和未来工作计划的报告;讨论了建造新型大洋钻探船、2020年工作计划和预算安排、2021-2022年航次评价和安排建议等议题。
此次会议肯定了国际大洋发现计划的科学成果和引领作用,强调了进一步加强国际科学合作的重要性,围绕2023年后新阶段科学计划作了广泛深入研讨,对推动大洋钻探计划运行和实现科学目标发挥了良好作用。背景介绍:
国际大洋发现计划(International Ocean Discovery
Program,IODP),是地球科学领域迄今历时最久、规模最大的国际大科学计划,其宗旨是促进地球科学领域的国际科学合作,为海洋和全球环境变化提供政策指南。IODP自1968年成立以来,对人类认识气候和海洋变化、理解地球演化规律起到了巨大推动作用。中国于1998年加入IODP,1999年实现了中国海域首次深海科学钻探,发现了气候演变长周期等多种创新成果,此后通过“匹配性建议项目”(CPP)的形式在南海实现了三次钻探,为边缘海的演化机制开拓了新的研究视角。2014年,中国组建了新一届的中国IODP管理机构,确定了由科技部牵头的中国IODP工作协调小组,成立了以丁仲礼院士为主任的专家咨询委员会,并依托同济大学成立了中国IODP办公室。

金沙4166am官网登录,今年恰逢国际大洋钻探50周年,中国参加大洋钻探20周年,为了系统总结和回顾我国参加大洋钻探20年来的成绩和经验,谋划下一步的发展,由中国大洋发现计划专家咨询委员会主办的中国大洋钻探20年学术研讨会于11月8日至9日在京召开,科技部、自然资源部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等主管部门负责人和来自教育部、科学院等全国各系统120余位参与大洋钻探研究的专家学者与会。

金沙4166am官网登录 1

大洋钻探是迄今海洋科技乃至整个地球科学领域,规模最大、历时最久、成就最显著的国际大科学计划,目前有美国、日本、欧洲15国和加拿大、中国、印度、巴西、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23个国家参与,年度预算达1.5亿美元。大洋钻探至今已成功运行50年,对人类认识海洋,理解地球演化规律起到巨大推动作用。我国分别于1998年和2003年以“参与成员国”身份加入大洋钻探计划和综合大洋钻探计划。2013年10月,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批示,我国进一步加大对大洋钻探的投入,以年付300万美元会费加入国际大洋发现计划。1998年以来,我国参加大洋钻探的工作一直由科技部牵头,协调相关部委共同领导,同时成立了中国IODP工作协调小组、中国IODP专家咨询委员会、中国IODP办公室等组织管理机构。20年来,我国参加大洋钻探的各项工作取得了突出成绩,开创了我国深海研究的新局面。

在8日上午的开幕式上,中国IODP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、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丁仲礼院士代表专家委员会讲话。丁仲礼指出,20年来,我国通过参加大洋钻探计划,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科学成果,特别要指出的是,在南海深海探索上,我国科学家所取得的成果尤为被国内外同行所瞩目。南海大洋钻探的成功,依靠的是国家的重视,依靠的是各部委的大力支持,依靠的是国内各部门的通力合作。丁仲礼同时表示,当前,强化我国对国际大洋钻探的投入、提高在国际合作中的地位,是我们建设海洋强国、加速发展深海科技的有效途径。按照我国大洋钻探专家咨询委员会提出的战略部署,今年开始的目标就是争取我国成为继美、日和欧洲之后,国际大洋钻探的第四个领导成员。为此,我们正积极准备在南海南部的巽他陆架,由我国出船执行大洋钻探航次,为国际大洋钻探建造第四个岩芯库;同时准备由我国发起主办国际大会,为2023年后大洋钻探科学计划的制定进行科学准备。

据中国IODP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、同济大学翦知湣教授介绍,中国是第一个加入大洋钻探的发展中国家,但是随着经济力量的增强和海洋科学的发展,目前已经成为最有活力的国家之一。从1998年缴纳1/6成员费起步,到2013年成为每年缴纳300万美元的全额成员,加上近年来提供了三次大洋钻探航次的配套经费,使得中国在大洋钻探中的贡献和国际地位大幅度上升。2014-2017的四年里,我国有84位科学家上船参加航次工作,占
“决心号”上船科学家总数的15%,这个规模仅次于美国。我们以南海为重点,参加大洋钻探计划,二十年来实现了四个航次总共钻探17个站位,其中11处水深超过3000米,取回岩芯近万米,其中6处钻进了岩浆岩基底。这四个南海航次,都是在中国科学家的建议和主持下实施的,通过钻探取得了南海形成演化历史的新认识,对于套用大西洋模式建立起来的流行观点提出了竞争性新模式,从而使南海成为全球研究程度最高的边缘海盆地。因此,我们可以自豪地说,通过短短的二十年时间,我国已在国际深海大洋研究上迈出了坚实的步伐。

科技部社发司吴远彬司长在会上表示,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“坚持陆海统筹,加快建设海洋强国”,习近平总书记也做出重要指示:“向地球深部进军是我们必须解决的战略科技问题”。大洋钻探是地球科学领域最大的国际合作计划,同时也是向地球深部探索的重要手段,是国际深海科技的必争之地,我国应争取成为其领导力量,这也是我国加快建设海洋强国、向地球深部进军的重大举措,是引领世界深海研究大科学计划的战略决策。科技部下一步将继续汇同相关部委加大对IODP的支持力度,争取尽快进入国际大洋钻探领导层。

会上,参加大洋钻探一线工作的科学家们共聚一堂,畅谈中国大洋钻探的未来发展大计,提出了面向2023年后中国大洋钻探的重点方向,包括全球季风与热带驱动、西太平洋地质演化与深部生命研究等重要研究领域,目前正在组织研讨提出巽他陆架自主钻探航次、花东海盆钻探等一系列新的科学建议书。

据悉,中国IODP专家咨询委员会正在积极推动建造世界第三代大洋钻探船。新一代的船将在钻探技术上有重大突破,从载体到材料有全面的创新,以期满足向地球深部进军的目标,同时将吸收美、日两艘船的经验,集中世界各国的最新技术,通过科学技术互结合、国际国内紧密合作的认真研讨,形成国际层面的先进方案。

“要避免一种误会,造了船就能引领。”中科院院士、同济大学汪品先教授强调,国际科学合作不能单靠“有钱”、“有船”。想要进入国际合作的引领地位,必须在科学技术和运作能力上达到国际水平,我国亟待在科学和管理层面快速提高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